哪里买虚拟货币生成器|盗取虚拟货币判刑
您現在的位置:網站首頁答辯論文法律論文刑法/民法/行政法

我國司法解釋規則的新發展及其再完善

  • 簡介:摘 要:與最高人民法院1997年出臺的《關于司法解釋工作的若干規定》相比,于2007年4月1日起施行的新規則無論在形式體例上還是在具體內容方面均有新的發展:新規則的制定依據有所擴充,從而凸顯了依法行使司法解釋權
    頁數:7    字數:9352   
    • 請與管理員聯系購買資料 QQ:5739126
  • 論文簡介
  • 相關論文
  • 論文下載
摘 要:與最高人民法院1997年出臺的《關于司法解釋工作的若干規定》相比,于2007年4月1日起施行的新規則無論在形式體例上還是在具體內容方面均有新的發展:新規則的制定依據有所擴充,從而凸顯了依法行使司法解釋權的應有宗旨;突出強調了協商一致,為“兩高”共同制定司法解釋的工作提供了制度雛形;擴大了司法解釋的立項來源,拓展了司法解釋正當化的社會基礎;但新司法解釋規則也仍然存在一些問題:最高人民法院自己規定其司法解釋“具有法律效力”顯然是一種“過于自大”的失當宣示;對于司法解釋工作的監督機制似乎僅具形式意義。
  
關鍵詞: 司法解釋;審判解釋;解釋規則

Abstract:Compared with the “97 Rules” of the Supreme People’s Court, the new Rules taking effect on April 1, 2007 prove to have been well improved either in style or in contents. The new Rules highlight the exercise of interpretation power under law, stress consensus reached by way of consultations and lay a solid foundation for the cooperation of the Supreme People’s Court and the Highest People’s Execution in judicial interpretation. The Rules extend the sources of judicial interpretation, strengthen the social foundation for justifying judicial interpretation, specify the procedure, and increase the formality so as to meet the strict standardized demand of judicial interpretation. Meanwhile, the new Rules still have some problems: that fact that the Supreme People’s Court itself declares that its judicial interpretation “has legal force” is obviously a little bit “too arrogant.” Supervision of the interpretation seems to exist only on paper. The applicable scope of judicial interpretation needs to be demarcated accurately, or it is hard to control in judicial practice.
  
Key Words: judicial interpretation; trial interpretation; interpretation rules

目錄
  一、形式體例上的變化與改進

  二、具體內容上的充實與完善

  三、《07規定》的不足及我國司法解釋規則的再完善

  四、結語


  就我國的司法解釋工作而言,全國人大常委會于1981年出臺的《關于加強法律解釋工作的決議》(以下簡稱《81決議》)等(注:2000年的我國《立法法》中正面涉及的“法律解釋”實際上僅為“立法解釋”,與“司法解釋”即“兩高”的解釋并無顯性關系,故《立法法》并不直接規范司法解釋工作。),僅僅為其提供了原則性的指南,至于具體的解釋規則,則一直是由司法解釋的主體即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檢察院來分別制定的。(注:除最高人民法院先后于1997年和2007年制定有《關于司法解釋工作的若干規定》和《關于司法解釋工作的規定》外,最高人民檢察院亦于1996年制定有《司法解釋工作暫行規定》,并實施至今。其實,從法治原則和權力制衡的角度來看,司法解釋規則是否應由司法解釋主體自行制訂,乃是一個值得進一步探討的問題。)其中,就最高人民法院于1997年出臺的《關于司法解釋工作的若干規定》(以下簡稱《97規定》),首次就司法解釋的具體規則和相關程序作了尚屬全面、系統的安排,故其雖“姍姍來遲”,但無疑仍具有“奠基石”的意義。
查看評論 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
  • 驗證碼:
哪里买虚拟货币生成器 3d预测论坛 snooker斯诺克比分直播 幸运十一选五-首页 上海时时彩 手机德州麻将免费下载 3d号杀号定胆六大专家 辽宁十一选五 松江百搭麻将怎么打 广西双彩开奖走势图 百度 浙江十一选五 北京麻将技巧十句口诀 湖南打红中麻将的技巧 雷速体育在线比分 比分预测推荐 国标麻将单机版 安卓 体彩快中彩开奖结果